周莎:用金粟山藏经纸装裱的几件名看历史杂志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 2018-11-23 06:55 字号:【

  去年,故宫博物院举办的“赵孟頫书画特展”,共展出了107幅元代书画作品。这些作品原分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、辽宁省博物馆、上海博物馆等文博单位,创作时间贯穿了赵孟頫的一生,可以说是赵孟頫书画创作的精品。

  在参观中,笔者发现有几件书画作品引首部位,用的是金粟山藏经纸进行装裱的。

  其一,为钱选的《八花图卷》的引首部位,参观者可以十分清楚的见到背面纸上有“······佛菩萨所有真言及彼悭贪我慢······”等等字样,这是出自《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·第二十卷》的经文,可知这是未经装订的经页纸,且称之为“佛经雕版刷印样张”。该佛经雕版刷印样张四周单边,每列17字,每页6行,另外,佛经经文的装裱应是经折装,其折页的部位依稀可见。该雕版刷印样张纸很薄,作为装裱之用,使得引首处的佛经透了过来成为反字。

  其二,为赵孟頫的《浴马图卷》的引首部位,引首墨书“青溪龙跃”,上方居中钤有“乾隆御笔”四字方印。为何乾隆皇帝也用佛经纸来装裱字画,难道当时的大清国没有更好的纸了么?其实不然,乾隆皇帝贵为一国之君,天下珍玩、各种奇珍,自然是琳琅满目,奇货可居。通过查阅一些历史档案,我们可以得知,乾隆皇帝十分喜欢宋纸。其中,金粟山藏经纸便是大宋朝代的纸中名品。

  金粟山藏经纸制造于宋熙宁年间到元丰年间(公元1068至1085年),造纸坊位于江苏省苏州的承天寺内。金粟山藏经纸的原材料是以楮树皮加工而制成,专门为寺院写经、抄经、刷印佛经而用。其纸质厚重,纹理较粗,经黄药濡染后而颜色发黄,久存不朽,十分珍贵。制造时的内外加腊砑光工艺,为宋代所独创。历经千年沧桑,而黄艳硬韧,有“纸寿千年”之美誉。参考《金粟笺说·跋》所载:“上留意文翰,凡以名纸进呈者,得蒙睿藻嘉赏,由是金粟笺之名以著。”因此,从乾隆皇帝的嗜好来看,使用“金粟山藏经纸”进行装裱也是其品味的一种体现。

  其三,为赵孟頫的《水村图卷》的引首部位,引首墨书“清华”。引首部上方居中钤有“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”左下角写有“乾隆御笔”,下部盖有二方印章,分别为:懋勤殿鉴定章、乾隆宸翰。

  其四,为赵孟頫、黄公望、徐贲的《快雪时晴书画合璧卷》的引首部位之前,有空白装裱的一页,在这页纸上清楚可见“金粟山藏经纸”的六字钤印,为红文长方质印章。因此,我们可以判断出,诸如此类的“佛经雕版刷印样张”多为“金粟山藏经纸”。通过佛经雕版刷印样张,可辨识出“诸善男子,善女人,若有信者,应当发愿”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等字样,这是出自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中的经文。

  综上所述,在这次展出的展品中,至少有不少于4件的展品在装裱过程中使用了金粟山藏经纸。佛、法、僧是佛教中的三宝,三宝之一的佛教经文流传下来的很多,其质地、能源人物印刷及装潢,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。书画作品中所见的雕版佛经刷印实物,对于雕版文物的研究及古籍版本学的研究,具有重要价值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X
  • 2